标签 : 8个相关结果 0次浏览

  新华网呼和浩特10月14日电(杨腾格尔)据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交管支队消息,11月1日起,呼和浩特市35个路口启用268套交通违法抓拍系统,即“电子警察”。   “电子警察”将对机动车路口闯红灯、不按规定车道通行、骑压实线通行、逆行和驾驶人不系安全带、接打移动电话等交通违法行为实时自动抓拍。   呼和浩特市35个路口如下:   1、北垣东街与腾飞北路交叉路口;   2、成吉思汗大街与通道北路交叉路口;   3 、赛马场北路与体育馆东巷丁字路口;   4、 110国道与兴安北路交叉路口;   5 、爱民街与奈曼路交叉路口;   6 、规划纬四路与规划经七路交叉路口;   7 、南店滨水新村南街与百合路交叉路口;   8 、阿尔泰南街与恒大城东路交叉路口;   9、爱民街与丰州路交叉路口新城区   10、南店街与规划经七路交叉路口;   11 、新华西街与呼钢东路交叉路口;   12 、鄂尔多斯西街与呼钢东路交叉路口;   13、生态路与盐站西路交叉路口;   14 、三里营街与石羊桥路交叉路口;   15、大西街与县府街交叉路口;   16 、县府西街与阿拉善南路交叉路口;   17 、世纪东街与金桥三路丁字路口;   18 、乌尼尔西街与金桥二路交叉路口;   19 、乌尼尔东街与兴安南路交叉路口;   20、乌兰察布东街与丰州南路交叉路口;   21 、包头大街与呼伦贝尔南路交叉路口;   22 、惠民街与金桥三路交叉路口;   23、陶利西街与包头大街丁字路口;   24、陶利西街与呼伦贝尔南路交叉路口;   25、机场航城路与河西路丁字路口;   26、惠民街与滨河南路丁字路口;   27、双台什街与东影南路交叉路口;   28、双台什街与哈达路交叉路口;   29 、金四路与金一道丁字路口;   30 、金四路与金二道交叉路口;   31、金四路与金三道交叉路口;   32、金四路与汇金道交叉路口;   33 、金五路与金二道丁字路口;   34、金五路与金三道丁字路口;   35、丰林路与金六道交叉路口。

  内蒙古鄂尔多斯杭锦旗引来黄河水 沙漠腹地变成了宝地(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连绵沙丘,丛丛矮树,湖中水鸟嬉戏。难以相信,这里竟是我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沙漠腹地。   路边的蒙古包吸引游客走进老满家。   老满名叫那仁满达呼,今年51岁,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呼和木独镇巴音温都尔嘎查牧民。他是养牛能手,还善于养螃蟹。去年,他家收入达300万元。   老满家有8800亩草牧场,说是草牧场,过去大多是沙窝子,牛羊都吃不饱。改变,是近几年的事。   2014年凌汛期,杭锦旗利用地势高低落差,首次将凌汛期的黄河水引入库布其沙漠腹地。2018年,当地争取到6524万元水利项目中央补助资金,完善了将部分黄河水引入库布其沙漠低洼地的水利设施连通功能,形成从黄河引水、自流经过库布其沙漠、再退还黄河的水循环格局。库布其沙漠“水生态”就此形成。老满家的牧场形成了1000亩水面,水一来,草情好了,牲畜吃饱了,他又养起了螃蟹。   中秋节前后,今年夏天撒下的蟹苗长成上市。看着一网网螃蟹打捞上岸,老满笑得合不拢嘴。   “过去里边是沙害,外边是水害,现在是用水治了沙,还把沙漠腹地变成了宝地。”杭锦旗水利局局长刘海全介绍:“2015年至今已累计引水超过2亿立方米,库布其沙漠腹地形成近20平方公里的水面和近60平方公里的生态湿地,20多种植物自然恢复生长,10多种水鸟在这里栖息。”   这几年,随着沙漠生态改善,老满的养殖产业随之发展起来。2006年,老满家只养了20多头牛,如今他的牛群已达700多头。周边牧民也像老满一样,养殖越搞越兴旺。   给牛喂完草,老满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们从二连浩特起身了,晚上就到。”老满说这是他的客户,要来买100多头牛,卖家已经联系好了,是镇里的一户牧民。原来,老满不光自己致富,还利用自己的渠道帮助周边牧民销售。   20多年积累的养牛经验,加上沙漠黄牛特有的鲜美肉质,老满家的牛肉自然卖得上好价钱,而且从来不愁卖。   “去年我家牛肉卖到了深圳、上海。我想再建一个冷库,把牛肉分割后真空包装,一年四季都能销售,收入还能增加。”老满说着他的计划。   2016年开始,养牛致富的老满又摸索着搞起了水产。他笑着回忆:“第一年没经验,结果鱼都被水冲跑了。”   这并没有使他气馁,看到养螃蟹效益好,他聘请了专业的养蟹人,沙漠螃蟹养殖获得成功。“今年大约收获螃蟹3万斤,每斤市场零售价50元,批发价35元。”老满说。   这两年,为了更好利用这片“黄金地段”,老满还经营起牧家乐,搭建了6座蒙古包、一个烧烤棚。此外,他还种植了樱花树、山桃树等十多种景观树和水果树美化周边环境,“游客来了可以吃牛肉、吃螃蟹,能玩越野,还能徒步沙漠。”   “明年我还准备养龙虾,又是一笔可观收入。”指着眼前的水域,老满信心满满,“我还想在那一片种莲花,到时候来旅游的人会更多……”(记者 吴勇)

lg蓝冠,蓝冠招商_伊利又双叒入选了!国务院扶贫办为啥连续3年点赞?

  9月18日,由国务院扶贫办社会扶贫司主办,中国社会责任百人论坛承办的《企业扶贫蓝皮书(2020)》发布会暨企业精准扶贫高峰论坛在深圳会展中心召开。伊利落实潘刚董事长提出的“产业基地精准扶贫模式”,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的实践,入选“企业扶贫优秀案例”。这已经是伊利第3次入选,精准扶贫再次获得政府部门和权威机构的高度认可。中国社科院教授钟宏武指出,伊利“产业基地精准扶贫模式”,不仅引领了乳制品行业的精准扶贫,也为接续推进乡村振兴奠定了产业基础和人才基础,是产业扶贫的典范企业。    伊利精准扶贫实践获评“企业扶贫优秀案例”   论坛以“集众志决战脱贫聚众力决胜小康”为主题,国务院扶贫办、国务院国资委、全国工商联相关领导出席蓝皮书发布会。《企业扶贫蓝皮书》是在我国扶贫工作进入脱贫攻坚关键阶段背景下,由中国社科院推出的聚焦企业扶贫的权威研究报告,2020年是连续第5年发布。入选案例是从数百个国内优秀精准扶贫企业案例中精选出来的,在精准性、有效性、创新性、可持续性和可复制性等五个方面较为突出。伊利为何能脱颖而出呢?   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位于大青山南麓土默川平原腹地,全旗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1,476人,涉及5,106户,占全市贫困人口总数的20.32%。伊利集团党委与土默特左旗十个村党支部开展了帮扶与共建。   大阳村是伊利党建共建的十个村之一,之前每当青贮成熟进入收割收购期,村里就会为了销路发愁。现在通过伊利的带动,这个问题迎刃而解。以2019年为例,伊利联合产业链供应商共收购青贮30,468吨,仅此一项,为包括大阳村在内的10个结对村农户创造收益约1,000万元,实打实的惠民成效赢得了村民的交口相赞。十个村之一的南柜村,利用扶贫补贴让村民都喝上了水厂入户的自来水,每天不足2小时的限供水日子一去不返……2019年,土默特左旗全旗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从与奶牛养殖相关的工作岗位中获得稳定收入,真正做到脱贫不返贫。    伊利联合产业链供应商在大阳村收购青贮   土默特左旗是伊利“产业基地精准扶贫模式”带动当地脱贫致富的典型代表。多年来,伊利逐步摸索出了“产业基地精准扶贫模式”,持续落实潘刚董事长提出的“党建引领、产业带动、精准发力、全面脱贫”十六字方针,以党建工作引领扶贫工作,结合贫困地区的产业特征,通过发展种植业、养殖业等带动贫困群众拔掉“穷根”,同时积极开展教育扶贫、就业扶持等,实现“精准滴灌”,做到脱真贫、真脱贫,最终实现全面脱贫和不返贫的目标。   多年来,伊利注重贫困地区的产业布局。2020年,伊利开工建设了呼伦贝尔、兴安盟、巴彦淖尔、通辽、乌兰察布等多个产业集群项目,将奶业振兴与脱贫攻坚有效衔接,为脱贫攻坚注入源头活水。伊利“产业基地精准扶贫模式”正在让更多的地区、更多的群众走在致富奔小康的路上。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精准扶贫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伊利将在抓好企业发展的同时,发挥好龙头企业在脱贫攻坚中的引领带动作用,用实际行动向祖国、向人民、向时代交上一份稳中求进、共同发展的满意答卷,从根本上推动实现“伊起小康”,让脱贫群众迈向富裕之路。正如潘刚所说,“伊利集团将持续发挥龙头企业的引领作用,带领全行业跑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后一公里’”。

蓝冠内部,蓝冠测速官网_草原归来不看马

  在蒙古马系列品种里,乌珠穆沁白马尤为尊贵。当地人把乌珠穆沁白马称为“乌珠穆沁查干阿都”。据史书记载,圣主成吉思汗的81匹白色战马就来自于乌珠穆沁,只有繁殖在西乌珠穆沁草原上,才被算做最正宗和最纯粹的品种。而且,此品种马是成吉思汗时期宫廷专属的御马。17世纪中叶,乌珠穆沁部落从阿尔泰山迁移到此地(锡林郭勒盟东北部)时,所骑的马均为白马。   蒙古族人和藏族人多崇尚白色,认为是吉祥的象征,所以在马匹的选择交配上,也会多考虑出现白色遗传的马匹进行交配。千百年来,白马的品种便形成了。西乌珠穆沁旗白马,具有的蒙古马的特征最为多也最明显,不论是从外形还是体能。   过去,草原上野狼成群,白马救主的故事传唱许多,小说《狼图腾》里就有生动的描写。白马是草原上牧民最为忠实的伙伴和战友。(文:张五四;摄影:殷子健)

  “嗨动Family”2020年自治区首届亲子体育活动于8月29日圆满结束。   本次亲子体育活动采取线上形式,参与家庭通过在内蒙古自治区首届线上亲子运动会官方抖音账号中录制并发布相关视频加入活动,内容包含指定类运动展示、民族类运动展示和创意类运动展示。活动自6月29日启动以来持续了63天,覆盖全区12个盟市,联动75家俱乐部,推广了34个青少年体育项目,参与家庭达13万,“嗨动Family”官方抖音平台入选投稿视频2800部,点击量1300万。活动通过线上评选产生了2个嗨动优秀赛区组织奖、2名嗨动形象大使、20所嗨动之校、100个嗨动之家、150名嗨动之星。   此次亲子体育活动由国家体育总局青少年体育司指导,自治区体育局、自治区教育厅主办,以营造和谐幸福家庭为宗旨,以父母子女共同参与体育活动的形式增进感情,增强体魄。(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王雅静)

蓝冠测速官网,蓝冠登录_阿西达:让“火布斯”涅槃重生

  “它是草原深处最美的传奇,   陪伴着每一个牧人的悲喜。   它是尊贵的朋友无法被忘记,   优美的旋律世代传四方……”   这歌词描述的是一件蒙古族传统乐器。不是马头琴,不是四胡,而是有“蒙古族第一弹拨乐器”之称的火布斯。   歌词节选自蒙古族歌曲《永远的火布斯》,曲作者是内蒙古音乐圈内颇具盛名的阿西达。阿西达1978年生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具有20多年蒙古族音乐从业经验,曾为国内外众多歌手、乐队、组合制作唱片、EP以及单曲。除了“音乐人”外,阿西达最近有了一个新名头——火布斯改良者和推广者。   火布斯的“前世今生”   火布斯是蒙古族山林狩猎时期使用的弹拔乐器,是比马头琴更早诞生的蒙古族传统乐器,盛行于成吉思汗与忽必烈汗时期,是服务于宫廷音乐的最主要弹拨乐器。遗憾的是,火布斯在清未失传。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音乐家拉苏荣、高·青格勒图等人的努力下,火布斯得以重现。但固有的缺陷,限制了火布斯的传承发展。   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民乐团团长叶尔达说,火布斯在民乐团中担纲主要弹拨声部,是凝聚了北方游牧文化的重要弹拨乐器。但其金属质地的弦和琴品在摩擦后会产生杂音,演奏中的音准和音色也有待提高。这些缺陷使火布斯“个性”不鲜明,人们对它的认知因此较低。   统计显示,即便在内蒙古,认知火布斯的人也不足10%。   2018年冬天,火布斯迎来了涅槃重生的契机……   一次聚会中,阿西达认识了师从高·青格勒图的火布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乌日娜。“随着现代乐器的发展,高·青格勒图老师设计的火布斯暴露出一些缺陷,比如没有专用琴弦,音准和音调的转换也存在一些问题。”乌日娜向阿西达提出了改良火布斯的请求。   非科班出身的阿西达并不具备制作、改良乐器的理论知识,本想拒绝。“我都快60的人了,每天练完琴手指像被钢针扎一样疼,想买把好的火布斯,却买不到。”乌日娜的这句话触动了阿西达这个民族音乐人柔软的心。接下来,是700多个日日夜夜的切磋琢磨。   用“工匠精神”打造民族骄傲   跑弦、音准差、音色尖、音梁共鸣差、下琴枕高、琴颈稳定性差、没有专用琴弦、手感差、外观易损坏,是改良火布斯要面对的“九重山”。阿西达决意一一攻克。   他寻找欧美著名品牌吉他的代工公司做代工,根据火布斯四根弦的关系,采用顶级配置的镍锌铜合金重新做弦,一举改变了火布斯没有专用琴弦的局面。   改良火布斯的指板用的是十二雄蕊破布木,这是一种进口木材。圈里人都知道,用这种木材做指板的吉他,价位都在三万元以上。   阿西达还邀请了为蒙古国乐队The Hu的乐器设计师Telmen为火布斯设计了更具视觉冲击的外形。   不惜工本背后,饱含着阿西达对改良款火布斯寄托的厚望:“希望改良款火布斯成熟后,能给蒙古音乐带来一些变化。蒙古族乐队出去演出可以不再用国外的班卓琴和巴拉莱卡,我们自己的火布斯就可以胜任,甚至表达得更好。”   做乐器,有大量的音乐实践经验。阿西达从业20余年,对乐器音色非常敏感。“我知道自己想要的音色是什么。蒙古乐器要浑厚、大气,要有深度。”   拿到改良款火布斯的乌日娜即兴弹奏了一曲乌拉特民歌《鸿雁》。“鸿雁,天空上。对对排成行。江水长,秋草黄。草原上琴声忧伤……”曲声悠扬,如汩汩流淌的山泉。改良后的火布斯音色更柔和、更有深度,也更加符合蒙古族人的气质。   “非常震撼,也很感动。改良后的火布斯解决了原有的很多问题。火布斯是我们民族的瑰宝,经过改良发展,一定会传承下去。”乌日娜轻抚着火布斯的面板说。   火布斯+摇滚,没有什么不可能   火布斯的浴火重生不是阿西达的终极目标。他的工作才刚刚开始,接下来,甚至余生,他都将致力于火布斯的推广宣传。   “大家好,我第一次演讲,难免有些紧张,希望大家多多谅解。”在2020内蒙古音乐创作与发展研讨会上分论坛上,阿西达略显紧张地说。   为了促进火布斯的推广发展,阿西达不断地进行尝试,他做了人生中的第一次论坛演讲,甚至还做了火布斯推广应该用的“五个一”规划:标准化研发一系列火布斯并形成工业化批量生产;全球征集火布斯独奏曲并发行火布斯的第一张唱片;编制一套火布斯标准化培训教材;制作一系列火布斯广告;完成一系列全媒体推广。   “随着大众对音乐欣赏水平的提高,民族乐器只有更专业化才能服务于更多的音乐类型,我相信,未来火布斯不仅属于蒙古族音乐,也能表现世界上任何一种音乐风格,创造更多的可能。”阿西达在演讲中信心满满。   近段时间,他和团队忙着在蒙古族民歌中挑选曲目,用火布斯进行录制,计划推出火布斯音乐专辑。他还自己编曲,用火布斯演奏。《永恒的火布斯》就是其成果之一。   “我还打算用火布斯去录制一些现代的、流行的曲子,甚至想把摇滚与火布斯结合。”对于火布斯的未来,阿西达饱含期待。   从音乐制作人,到火布斯改良者,再到火布斯推广者,在阿西达的音乐道路上,角色在不断转换。唯一不变的,是他对音乐探索的无穷尽,对民族文化的无限热爱。   正因有阿西达这样的“守望者”,民族音乐才得以生生不息,代代相传,成为传统文化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内蒙古自治区市场发展促进会成立大会今日在呼和浩特市召开。   据悉,根据会议议程,今日大会将选举产生内蒙古自治区市场发展促进会理事会常务理事、副会长、秘书长、会长。   内蒙古自治区市场发展促进会是由全区大型市场共同发起并参与的行业非赢利性社会团体。该促进会以“为会员服务、为行业服务、为政府服务”和“促进市场主体健康发展、促进企业经营者健康成长”为宗旨,适应国家发展大势,围绕自治区党委政府的中心工作,全面服务市场、服务企业经营者,促进市场主体与企业经营者“两个健康”。   依据《内蒙古市场发展促进会章程》,该促进会将建立“六大共赢平台”。一是建立“办事服务平台”,为市场主体办事服务;二是加强市场主体间合作,打造“智库平台”;三是建立“宣传平台”,打造“主流信息宣传舆论阵地”;四是建立“学习培训平台”,打造“全天候专业知识学习基地”;五是搭建“金融合作服务平台”,为会员企业提供优质金融资源;六是建立“维权平台”,提供法律和人民调解服务。通过建立“六大共赢平台”,实现社团组织的桥梁纽带和助力健康发展作用。   据了解,目前我区的市场主体已经超过214万家,其中,企业数量超过40万家。(记者郝琴实习记者程建宁)

  今年以来,呼和浩特市武川县以建设农村“两个带头人”队伍为载体,以增强农村党支部组织力、培育壮大致富产业、有效增加农民收入为核心,探索了一条抓党建促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新路子。   打造过硬带头人队伍   选好一个带头人,就能带好一个班子,建好一个村。武川县将村党组织带头人选拔、培育和管理作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的重中之重,采取从优秀返乡人员中“请”、从现任村干部中“挑”、从致富带头人中“育”、从复员退伍军人中“选”、从机关干部中“派”、从大学毕业生中“考”等形式,不拘一格选好带头人。   针对部分村党组织后继乏人等问题,公开选派村党组织书记、副书记19人,全部具有大专以上学历,平均年龄37.3岁。通过多种渠道选任,村党组织书记整体结构得到了进一步优化。   党组织带头人选出来后,如何进一步提升工作能力、激发工作干劲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武川县研究提出了《武川县村“两委”班子和村干部绩效考核管理办法》,探索建立考核激励机制。乡镇党委每年对村“两委”工作情况进行量化打分,对连续五年被考核为“优秀”等次的村“两委”班子,给予一定的资金奖励;村干部当年被考核为“优秀”等次的,村集体经济经营性收入达到5万元以上且年增量在10%以上的,按照本人年报酬的10%给予奖励,有效地增强了村“两委”干部的工作积极性,让他们办事“腰杆硬了”,更有条件为群众服务了。   发挥致富带头人作用   致富带头人是农村的能人,在发展农村经济中具有重要的带动作用。结合县域内农业农村经济发展实际,武川县建立了村党组织书记和农村致富带头人信息库,实行星级动态管理,对评上星级的致富带头人根据评级情况在政策扶持、资金支持上予以倾斜。   致富带头人队伍建立后,如何在村党组织领导下,使之成为带领群众致富的主力军,是发挥好致富带头人作用的关键之举。武川县探索建立“两个带头人”转化提升机制,实行梯次培养,坚持政治标准,择优从致富带头人中培养确定入党积极分子,逐步把致富带头人培养成党员,把党员致富带头人培养成村级后备力量,特别优秀的党员安排到村级组织承担工作或上挂到乡镇机关培养锻炼,在村级换届选举时推选到村“两委”岗位上任职。   目前,全县322名农村致富带头人中,有党员111名、村党组织书记36名,192人被纳入村级后备干部管理、96人进入了村“两委”班子,为明年村“两委”换届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吸引大学生返乡就业   为解决村干部选拔难、后继乏人的问题,武川县委、政府从农村贫困家庭、低保家庭、残疾家庭和普通农户家庭中分三批选聘93名大学生到村任职,待遇实行定额基础工资与分类绩效工资制度。   通过实施公开选聘村“两委”工作人员,不仅解决了贫困家庭大学毕业生的就业问题,实现了“一人就业全家脱贫”的目标,拓宽了人才回流途径,增强了村“两委”的后备力量。同时,也便于其照顾父母,让群众切实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和温暖。   目前,全县387名村后备干部中,40岁以下的有172人,大专及以上学历的248人,村后备干部的整体素质得到有效提升。   如今,武川县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以巩固脱贫攻坚成效和乡村全面振兴为目标,支部强、乡村美、村民富、百姓乐的美好画卷正在徐徐展开。(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及庆玲)